你还有2次抽iPhone6的机会!

场外配资转战期指市场现10倍杠杆 再逾越监管红线

2015-08-04 07:53: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
[摘要] 包括发财金、威力财、牛操盘等在内,至少有不少于8家配资平台正提供有关股指期货交易的配资服务。其所利用的仍是类似于股票配资的二级分仓机制。

场外配资转战期指市场惊现10倍杠杆 再度逾越监管红线


包括发财金、威力财、牛操盘等在内,至少有不少于8家配资平台正提供有关股指期货交易的配资服务。其所利用的仍是类似于股票配资的二级分仓机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获悉,在股票场外配资全面被禁后,部分配资公司将其业务范围由股票配资向股指期货市场的配资转移。

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配资公司给予期指场外配资的杠杆率高可高达10倍,由于该业务效仿此前股票市场的分仓配资模式,因此该类业务并没有满足账户实名制的相关要求。

另一方面,由于此前配资公司掌握较多股票投资客户资源,而在股票配资业务空间渐渐收窄后,亦有较多股票配资客户随配资公司转战期指市场,因为股指期货采取T+0交易,部分配资客户在策略偏好上多以短线投机为主。

场外配资“由股转期”

针对股票场外配资的整顿还未完成,有关股指期货的配资生意又暗中滋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了解到,目前部分配资公司在清理场外股票配资业务后,又将业务重心瞄准了股指期货配资的市场机会。

“我们近新增了股指期货的配资业务,5万元起配,可做多做空对冲当下股市风险,同时也支持设置止损。”北京一家刚刚开展股指期货配资业务的配资公司推广人员向记者介绍。

据其介绍,该公司之所以选择新增股指期货配资服务,与此前叫停的股票配资业务有关。

“对场外配资的检查和整顿并没有停止。”上海一家开展场外配资业务的私募基金合伙人指出,“政策比较严,我们后把渠道的优先级资金都清盘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做场外配资了。”

“股票配资被叫停了,可操作的空间也不大,所以现在正在将业务范围向股指期货配资转移。”前述配资公司人士表示。“这个业务其实之前也有,只是现在有机会把它做大。”

事实上,正是在监管层对股票场外配资的全面整顿,促使部分配资公司的股票配资业务终止,而期指配资如今成为了这些公司的新目标。

不过,由于目前开展期指配资的公司数量较少,且市场需求有限,整个行业的具体规模尚难统计。

但据配资公司人士透露,由于此前股票配资遭到监管层清理,因此部分股票配资客户向期指配资客户的“转化”,亦可能促使该类业务规模加快增长。

“配资公司掌握着许多股票配资客户的资源,股票配资被叫停后,配资公司就向这些客户推销期指配资。”前述配资公司人士指出,“在风险偏好上,这部分人群有重叠,因此也存在一定的转化现象,有的客户发现配不了股票,于是就来做股指期货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前监管层针对场外配资下达的多份封堵政策中,仅涵盖证券交易中的场外配资服务,但并不包括期货交易,因此这亦给期指配资留下了生长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证监会的《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网信办的《关于全面清理配资炒股的违法广告信息的通知》以及中登公司的相关配套政策,均指向股票交易配资,而股指期货配资并未提及。

业内人士认为,监管层并未对期指配资下达全面清整命令,或与股指期货市场的配资盘规模较小有关,但该类业务仍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之前清理的场外配资都是股票市场的,并没有涉及股指期货,主要还是期指配资并没有成为普遍现象。”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研究员指出,“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仍然是违规的。”

事实上,证监会早在2011年7月就已下发《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对各类形式场外配资业务进行明令禁止。

部分系统为期货商“自制”

事实上,开展场外期指配资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并不在少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调查了解,包括发财金、威力财、牛操盘等在内,至少有不少于8家配资平台正提供有关股指期货交易的配资服务。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期指配资业务的表现形式上,其与股票配资也有所差别。

“期指每手的门槛不低,所以许多散户配资就是一手、两手。”前述配资公司人士表示。“因为是T+0交易,所以有的客户完全是博日内的短线机会。”

在杠杆方面,部分配资公司可将期指交易的杠杆放大到10倍。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期指交易采取保证金交易,本身附带7-10倍杠杆,因此其高配资杠杆会将期指实际杠杆提升至数十倍。

以期指配资平台“好牛168”为例,该公司的期指配资中,其配资倍数可有1倍放大至10倍,而警戒线与平仓线则分别为保证金亏损到配资额的5%与3%。

值得一提的是,其所利用的仍然是类似于股票配资的二级分仓机制,因此该类业务在交易实名制、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上仍存在天然隐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期指配资客户在开展交易前,并不需在配资公司开户,而配资公司所采用的系统则正是效仿此前的HOMS等软件的二级分仓模式,配资客户在交易时也无法满足监管层的实名制交易,且并不需要50万元资产的门槛。

“股指配资是使用我公司的子账户,无需客户自己拥有期货交易账户。”好牛168表示,即使期指投资者资产不足50万,仍不会影响其开展期指配资交易。

而与HOMS、铭创等第三方系统提供的场外配资交易不同,部分期指配资的系统供应方则恰恰是期货商自身。

“我们这个系统不是第三方的,是期货公司方面的自己研发的,可以用于分仓交易和配资。”深圳一家期指配资平台客服人员透露。“这个和HOMS一样,分仓管理,自动设定止损线。”

期货公司是否对这一现象知情,其与配资公司在软件系统等方面可能存在的合谋是否违规?

事实上,针对这些疑问,证监会2011年下发的《通知》早已有所定论,其规定,“期货不得以任何方式参与配资业务。各期货公司不得与配资公司合谋,为配资活动提供便利”。

然而,在期指配资公司看来,与股指期货有关的配资业务是受法律保护的。例如好牛168平台就表示,“期货配资属于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我们会与客户签署借贷协议。”

而另一方面,从牛市到熊市的反转之间,一份证监会四年前下发有关整顿期货配资业务的《通知》,至今还能保持多少效力,或许是当前频现不绝的场外配资业务留给市场的一个疑问。(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自昨日(8月3日)起,中金所采取了一系列差异化收费措施,以抑制过度投机交易,并加大了对异常交易行为的监管力度。《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注意到,从盘后数据看,这些措施效果明显,当日各期指品种成交量环比均锐减三成以上。

中证500成交下滑多

7月31日,中金所微博发文称,为促进股指期货功能的全面健康发展,中金所将采取一系列措施,旨在抑制过度投机交易,加大异常交易行为监管力度。

这些措施是:一、在不增加市场整体交易成本的前提下,自8月3日起将期指手续费调整为包括交易手续费和申报费两部分,其中,将沪深300期指、上证50期指、中证500期指交易手续费标准降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零点二三;根据客户沪深300期指、上证50期指、中证500期指各合约的申报数量收取申报费,每笔申报费1元;二、自8月3日起,对从事期指套利、投机交易的客户,单个合约每日报撤单行为超过400次、每日自成交行为超过5次的,认定为“异常交易行为”。中金所对此将采取电话提醒、发送监查问询函、警示函、现场调查、限制开仓等监管措施,以防范过度投机的非理性交易,加大对包括利用实际控制关系账户规避监管等各类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或许正是受到上述新规影响,昨日期指交投明显下滑。中金所盘后数据显示,沪深300期指、中证500期指和上证50期指的成交量分别为135.84万手、10.37万手和19.14万手。这些数字相比7月31日(上周五)的203.93万手、15.81万手和28.33万手的成交数据,环比分别下降33.39%、34.41%和32.44%,即均锐减三成以上。

多空主力齐减仓

除成交量之外,期指大佬透过席位动向传递出来的态度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从总持仓看,昨日,沪深300期指、中证500期指和上证50期指的数据分别为9.42万手、1.81万手和3.05万手,相比7月31日并无太大变化。但就具体席位来看,多空主力显得谨慎许多,尤其是在IF1508合约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IF1508合约上,国泰君安、中信期货和永安期货席位分列多头持仓前三名,均出现平仓动作,分别减多单880手、176手和261手。

空头方面,海通期货、国泰君安和中信期货席位分别减空单430手、591手和364手,上述三个席位分列空头持仓第二、第三和第四名。在IF1508合约上,多空前20名主力席位分别减多单1619手、减空单1504手。

从升贴水观察,昨日沪深300指数报收于3829.24点,主力合约IF1508报收于3638.2点,贴水191.04点;中证500指数报收于7540.21点,主力合约IC1508报收于7065.2点,贴水475.01点;上证50指数报收于2479.72点,主力合约IH1508报收于2405.2点,贴水74.52点。三大主力合约贴水点位均较7月31日有所增加。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国内某量化对冲投资公司总裁则认为,被查账户有30多个,每个的情况都不同,希望监管部门调查后能给市场比较确定的说法,让市场明白具体边界。

8月3日,在沪深两市交易所对涉嫌严重影响证券市场交易秩序的34个账户采取了限制交易

措施基础上,上交所又对4个“存在严重异常交易行为”的证券账户采取了盘中暂停证券账户交易的措施,对5个“存在异常交易行为”的证券账户做出了口头警示。

而上周末,中金所官网发布“实施差异化收费,强化异常交易监管”的公告,称该所决定自8月3日起调整股指期货手续费标准,并对“异常交易行为”做出界定。

8月3日,A股市场成交量与此前一个交易日基本持平,但三大期指主力合约成交量均大幅缩减,约缩减了三成。

国内某对冲基金基金经理黄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周末中金所交易规则变化与监管政策改变,结果一定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市场的流动性。今天盘面上来看,期货市场的成交量大幅萎缩,以往股指期货除非合约换月的时候有明显的交易量衰减,几乎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交易量衰减。这个特征直接和上周出台的政策相关。

被限账户“罪”几何?

目前被限制账户所涉公司中,盈融达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盈融达”)是第一时间站出来详细解释其原因的。据盈融达称,其产品出现反复撤单现象,主观上没有任何恶意操纵市场的想法;而只是出于极端行情下,交易算法因跌停板难以卖出而采用的“机械行为”。

此外,被查账户所涉公司上海新方程、盈峰资本亦发布公告称,正积极配合监管部门对相关证券账户的交易策略和交易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上周末没有看懂证监会查34个账户的原因,今天早上看了几大证券报的报道,才更为理解监管动机。”8月3日,国内某量化对冲投资公司总裁表示。

据上海证券报8月3日报道,被上交所限制交易的账户,其违规行为主要分为两种情形:一是在交易基金、股票时,存在频繁申报、频繁撤单,且金额较大,以致影响市场正常交易秩序的行为。例如,被上交所限制交易的某账户在7月8日的交易中,累计申报卖出近16000笔,累计申报卖出金额超过15亿元,申报卖出后的撤单率高达99.18%。

第二种是涉嫌日内短线操纵行为。尤其是在盘中或临近收市时,部分账户通过拉抬、打压股价等手法,影响个股交易量及价格,诱导投资者买卖,以趁机高价卖出或低价买入股票。

“如果有的账户申报卖出后的撤单率高达99.18%,那确实有问题。”8月3日,一家涉事公司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情况与盈融达类似,频繁报单撤单的交易结果显然不是出于公司本身意愿,公司并非恶意为之,主要是交易系统出的问题,公司发出交易指令,对交易系统导致的交易结果并不充分知情。”

上述人士称,公司在其中的责任,还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目前与监管部门的沟通中,监管部门已初步接受公司的说明。

前述国内某量化对冲投资公司总裁则认为,被查账户有30多个,每个的情况都不同,希望监管部门调查后能给市场比较确定的说法,让市场明白具体边界。

8月3日,黄灿则对记者称,上交所查出的一个账户撤单率高达99.18%,确实有些高,但是其认为人家的交易并没有触犯交易规则,不应该采取“先限制账户,再修改规则”的方法来处理此类账户。

据黄灿介绍,一般的对冲基金做市策略,撤单率不会这么高,大概是挂5笔成交1笔。举个例子:比如要买中石油,本来挂了单要买,但看到中石化跌了,基金经理就不愿意以这个价格继续买入中石油了,于是要撤单往低价再挂。

实际上,这样的交易策略有时也会有正面作用,那就是频繁挂单能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这种策略赚的是别人的冲击成本的钱,如果有人要砸盘,这个策略起到了接盘的作用,如果有人暴拉股票,其实这个策略能平缓波动,提供流动性。

“这些策略本身撤单率就高,市场上涨的时候,也是这个撤单率,现在也是,不能在市场下跌的时候就怪罪到这些账户上,毕竟在上涨的时候,大家也没有去奖励这些市场流动性提供者。”黄灿称。

市场观望监管规则变化

除了对涉嫌严重影响证券市场交易秩序的账户采取限制交易措施,7月31日,中金所官网发布“实施差异化收费,强化异常交易监管”的公告,称该所决定自8月3日起调整股指期货手续费标准,并对“异常交易行为”做出界定。

上述公告主要变化在于:不增加市场整体交易成本的前提下,根据客户沪深300股指期货、上证50股指期货和中证500股指期货各合约的申报数量收取申报费,每笔申报费一元;自2015年8月3日起,对从事股指期货套利、投机交易的客户,单个合约每日报撤单行为超过400次、每日自成交行为超过5次的,认定为“异常交易行为”。

华南某公募基金量化投资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中金所期指新政和监管政策变化的影响下,市场更为谨慎,期指市场交易活跃性肯定会有所降低。

8月3日,三大期指主力合约成交量均大幅缩减,但持仓量相对稳定。IF1508成交量为129.13万手,较上一交易日锐减逾三成,持仓量为58246手;IH1508交易量17.83万手,较上一交易日同样锐减超三成,持仓量为17708手;IC1508成交量为9.84万手,较上一交易日减少超过三成,持仓11396手。

前述国内某量化对冲投资公司总裁表示,原本目前市场参与者大多数都是观望状态,成交量已在减少,现在中金所期指新政和监管政策变化影响预期,市场不知道接下来规则怎么改,不敢动,更会造成交易量的缩减。

黄灿担忧,期货市场如果没有足够流动性的话,其作为金融工具的作用就会减少,对现货市场的流动性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当然,目前的影响并不大,毕竟量化对冲类的交易账户,在A股中还只能算少数。

黄灿认为,监管层要做的事是制定好规则,做到公正公平,然后把市场交给投资者自由决定就好。当然监管层的做法有自己的考虑,我们也理解。毕竟本轮股灾所引发的社会问题也不容小视。“我认为不应该限制账号交易。因为这样只会导致市场流动性的进一步缺失,还有可能导致市场职能的缺失,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甚至有可能会引起金融制度改革的退步。我相信这也是我们和监管层都不想看见的。”


觉得小编写的好,就打赏一个吧~

文章关键词: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买相机上京东爆品用券直降400
同城约会约女神
一个人不错两个人更好
消费者需要你比喜欢你更重要

合作媒体

中国文明网 | 长城网 | 四川在线 | 北京晨报 | 法制晚报 | 大洋网 | 北京晚报 | 北京日报 | 华商网 | 大众网 | 参考消息 | 中国新闻周刊 | 工人日报 | 红网 | 京华时报 | 新京报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金羊网 | 南方报业 | 大洋网 | 北青网 | 三联生活周刊 | 中国周刊 | 南风窗 | 中经网 | 中国台湾网 | 法制日报 | 解放军报 | 光明网 | 中青在线 | 中国日报 | 中广网 | 央视网 | 中新网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 | 中国政府网 |

返回顶部 关闭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